品牌中国网是传播中国品牌和企业新闻的行业网站!
您当前位置: > 品牌中国网 >体育运动>详细内容

从秒拍到酷燃:一下科技与微博分合始末

2019-05-08 09:37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品牌中国网 https://www.brandwang.cn

  出现今天的局面,还是因为韩坤不够强大。他向往森林,但舍不得放弃新浪微博这棵 。

  一下科技董事长韩坤介绍自己时总说两件事,2006年创立视频网站酷6,2013年做了短视频秒拍。有的人会想起,早些年酷6网卖给了盛大,套现可观,而秒拍背靠微博这棵大树,现在也估值30亿 了。

  按一套常规的创业公司成长法则,无论是被巨头收购,还是跻身独角兽,故事都到头了。跟韩坤同期的视频创业者,大都回老家卖树种茶,把财务自由当成了重大成就。

  但韩坤说,如果让他再选,他不会卖掉酷6,现在也不会只想做一家30亿美元的公司。能够真正做大、建立自己的移动生态才是最激励人心的结局。

  只是,他现在的恐惧要比贪婪多。

  韩坤最近开始看美剧《权力的游戏》。他组织员工在办公楼的小会议室里,关了灯,开始放。他告诉《财经》记者,他从中悟出的道理是,再小也要有自己的优势,强强才能共赢,强弱只会被吞噬。

  依附巨头快速生长,又反被吞噬的例子他见得太多。在视频这种因版权和带宽成本而吞金如水的行业,巨头往往还把控着数据、流量入口等关键资源。

  微博CEO王高飞是韩坤的合作伙伴,也是他的知己。一下科技每走大一步,都有王高飞的影子。韩坤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佩服其远见。

  外界看到的是,一下科技太过依赖微博,两家公司捆绑发展的这四年,互相成就了对方,但也逐步瓦解了秒拍的独立性。

  到2015年,秒拍的九成流量来自微博,微博也成了秒拍外部最大股东。

  最近韩坤又把手中一家拥有视听牌照的公司酷燃给了微博。协助微博做更大的视频生态。实际上,这也是王高飞的主意。10月31日,酷燃在微博上线。Papi酱视频的LOGO从过去的秒拍变成了酷燃。

  有人说,这么一来,秒拍实际上被边缘化了,但更准确理解,是韩坤在避免出局。

  近一两年来,巨头各自圈地,短视频市场已经大变。一下科技的翘楚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前有腾讯背书的快手,后有今日头条亲生的西瓜视频。不到一年时间,市场份额相差只有10%。

  用一位投资人的话说,比起上一波视频大战,这一波更加复杂,更像是巨头间的资本游戏,拼是各自背后金主的实力和远见。

  是和巨头抱得更紧,还是保持距离,韩坤此刻也许已没有了答案。

  紧抱微博大腿

  离开酷6后,韩坤一直想做自己的移动视频产品,2013年,他决定为第二个创业项目一下科技寻找一笔战略投资,于是找晨兴资本的张斐做了天使投资人。

  像当时其他投资人一样,张斐认为韩坤有些“傻”。在一个流量牢牢被巨头把持的市场,视频产品的核心问题是获取用户的成本太高。当时公司推出的一款名为“拍客”的视频产品,一直没有起色。

  按照一套常规的中国创业逻辑,谁长得快谁赢,够大的一定会拿到钱,有了钱再扩大,如此循环往复。

  在短视频行业早期,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美拍。这款美图内孵化的产品拥有天然的用户,2013年美图移动端的用户数已突破1亿,迅速赢得了包括创新工厂、红杉等一众风投的青睐。

  StarVC前投资经理杨林苑曾参与秒拍的C轮融资,他回忆说,前期非常困难。“在这个行业,流量稀缺,无论是风投基金还是巨头,几乎不会同时投竞品。”

  整个2013年,韩坤都在见投资人,有时要在门口等一天,直到晚上。他去经纬找王华东,没拿到钱。有投资人“说好明天去签字,结果投资人出差了,等到他回来,又走了。”

  整个过程如履薄冰,韩坤也开始患得患失。张斐一路把韩坤送到了B轮,但对GIF起家的快手也感兴趣,同时也投了。

  韩坤当时35岁,正处于精力的高峰,他不差野心。卖掉酷6后仍发誓要做中国的YouTube。也不差技术,追随他离职的,都是酷6视频技术的核心团队。他缺的是一个强有力的盟友,甚至是靠山。

  “我把微博当成了救命稻草。”他对《财经》记者说。韩坤找到王高飞时,已有好几个短视频项目在排队,都想抱微博这个流量大腿。

携手好妹妹推出公益歌曲,美的用
图集阅览
亿滋国际收购了一个高端曲奇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