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中国网是传播中国品牌和企业新闻的行业网站!
您当前位置: > 品牌中国网 >教育培训>详细内容

网红于momo比肩雪梨张大奕,因为她身边有个秘密武器

2019-05-07 15:01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品牌中国网 https://www.brandwang.cn

10月25日,刚忙完淘宝店店庆的于MOMO抽空飞到深圳。她不是来拍照,也不是来工厂看订单,而是参加福布斯中国举办的活动。作为优秀创业者,她入选了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在各自不同的领域,这些上榜的年轻人们正在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

网红雪梨也在这个榜单中,她们身上的共同标签无疑是电商。过去7年,于MOMO从淘女郎、淘宝服装卖家再到网红博主,完成了电商世界里的三级跳。

这不过是快速的网红节奏中的一个美好插曲。对于这些网红卖家们来说,一年中最重要的时间节点已经来到——双11、双12。11月4日,于MOMO终于在7天内完成了双11要上架的新款。匆匆回国后,修图、上架、剧透、直播,连轴转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每次双11都成为网红们暗自较劲的主战场。零点刚过350秒,雪梨及她的公司宸帆旗下所有网红店成交额破亿,120分钟破两亿;张大奕所在的网红孵化器公司如涵宣布双11销量3分钟破5000万,60分钟破两亿。

最终,“于MOMO潮流女装”继续蝉联淘宝嘉年华淘宝网红店铺前十名。

但夜深人静时,这个私底下有些文静的女生,时常透露出女强人之外的多愁善感。2015年,于MOMO的女儿出生,她需要在家庭和事业中做好平衡。对于女性创业者来说,这样的平衡并不容易。

于MOMO似乎找到了另外的路径,依靠战友和团队,她不断搭建媒体、内容和销售闭环,孵化出更多品牌和领域,并尝试将转型红人的经验复制给他人。于是,网红制造网红,网红解放网红。

亲密的战友

“我们是草根。在读书的时候别人问我,毕业之后干什么,我说我一定会从商,我是不会去给别人打工的。”说这话的是卢恺,于MOMO曾经的大学同学,现在的老公,背后的推手。

那时格子铺正流行,他和于MOMO便租了两个格子,一个卖女士香烟,一个则卖一些女生喜欢的饰品。卢恺卖得不错,一包烟进价20元,每月能赚2000多元。

2010年6月大学毕业,卢恺开始正儿八经从杭州四季青市场挑款、进货,运营起于MOMO的淘宝店。对于早期的淘宝运营来说,能否出爆款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小店的命运。

在大学期间,于MOMO便一直兼职淘女郎,这帮助她逐渐积累了选款和审美能力。之后,在帮店家拍一组商品照片时,她看上了一件领子缀满兔毛的呢大衣,拿了这件大衣的分销代理。 

那一年,从10月上新到第二年3月,这件呢大衣一直不断出货,成为了店铺的第一个爆款,也是生存下来的最大转机。“整个店铺只卖这一件衣服,前后卖了几万件。”

爆款的诞生,让学计算机出身的卢恺开始关注数据,渐渐明白在淘宝上卖货,其实是一种数据游戏。他还尝试使用淘宝直通车广告和钻石展位这两个营销工具,让产品得到了更多曝光。

与此同时,因为市场拿货,这件大衣的其中几批出现了质量问题。这也让于MOMO第一次认真思考,如何才能摆脱因市场拿货而出现选款被动和产品质量普遍较低的问题。

理性与感性的碰撞,促进了店铺的进一步发展。2012年,俩人正式注册了杭州曼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拥抱淘宝的爆款时代。价格便宜和走量是那个阶段的主题,卢恺和于MOMO恰好踩在主旋律上。2013年,于MOMO将公司搬到滨江,放弃从市场拿货,直接找工厂生产。

“当时很多工厂对于网络销售的特性和要求都不太能接受,习惯了给市场供货,质量和生产速度都比不上普通的线下品牌。”于MOMO打定了主打定制的概念,生产要求与线下专柜品牌趋近。

从生产成本低廉的打底裤和打底衫开始,到2014年时,于MOMO店铺上新时的营业额能达到200多万元,轻松挤进淘宝前十。目前,于MOMO合作的工厂大概有几十家,店铺80%-90%的款式均为自主生产,公司也从杭州滨江搬到工厂相对集约的杭州九堡。

网红的爆发力

在今年阿里巴巴发布的《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中,于MOMO仅次于雪梨和张大奕,排在第三位。这是这两年来店铺转型的成果。

在2015年之前,于MOMO的店铺本身发展不错,偶尔会通过微博记录生活和工作琐碎,聚集人气,但对粉丝增长并没有太过重视。也就是这一年,卢恺第一次感知到“网红”的爆发力:一家知名网红店通过一次上新便实现了1500万元的销售额,而自家店铺每次上新只有近300万元。

他进一步观察发现,他们大都通过微博积攒粉丝,引流到淘宝,最终实现销售大爆发。

网红经济甚嚣尘上。一个半月里,卢恺便决定向“网红店”转型。他把阵地锁定在微博,将精力都花在微博粉丝数的增长上。

携手好妹妹推出公益歌曲,美的用
图集阅览
亿滋国际收购了一个高端曲奇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