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中国网是传播中国品牌和企业新闻的行业网站!
您当前位置: > 品牌中国网 >旅游户外>详细内容

各位大佬一夜之间纷纷撒币,在线答题这股妖风到底带来了哪些影响?

2019-05-07 14:55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品牌中国网 https://www.brandwang.cn

2018年元旦后,王思聪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要“撒币”,在线答题浮出水面。在这之后,业内大佬均开始过起了“撒币”的生活。当然,最喜闻乐见的还是我们这些没事捡捡钱的吃瓜群众。

随着热度上升,市面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以直播答题发奖金为主要形式的产品,声量最大的当属百万赢家、百万英雄、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等,于此同时,很多没入局的企业也开始蹭起了“撒币”的热度。

如此种种让我看到了又一个风口的产生,而这波热潮又将带来哪些改变呢?

人脉?资本?两者都要拼!

就笔者这几天的观察,虽然冲顶大会有王思聪的支持,且是由节操精选团队操刀的产品,但在奖金额度(10万元)、峰值人数(60万左右)仍然不能百万赢家与芝士超人等相比,后两者奖金动不动就突破百万,峰值人数更是超过100万。

如果这其中真的没有水分(机器人),那这个数据也还对得起撒出去的几百万RMB。

不过,面对不利态势,思聪老板也没有放弃努力。众所周知,王思聪在娱乐圈很是吃得开,所以,不少圈内好友为其投资的冲顶大会站台,比如王丽坤、叫兽易小星,易小星甚至还客串了出题人。

当然,友商们也不甘示弱,芝士超人背靠未能被宣亚国际收购的映客,有着布局“新娱乐”的野心,而创始人奉佑生还在朋友圈直言准备了10个亿,顺便还呛声其他玩家。

奉佑生的这10个亿并非虚言,从百万奖金到邀请多位明星大咖担任出题人需要真金白银砸出来的。此外,芝士超人在宣传上也具有互联网思维,不仅冠名一些微信群做传播,自己的媒体群红包也是不断,而且还邀请一些KOL将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芝士超人的logo。当然,这些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据传KOL换头像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

除了奉佑生,在朋友圈为自己的在线答题APP站台也包括周鸿祎,他比较克制,没有“炫富”,也没有恭维或贬低。

相比上面两位,冲顶大会、百万英雄两家的当家人倒显得很是安静,百万英雄没有独立的APP,但在今日头条各个产品中都设置了入口,而张一鸣推出这一产品的目的或是展现今日头条全系产品的影响力。

正当外界还在琢磨大佬们推出在线直播答题产品意欲何为之时,美团冠名百万赢家直播答题领域第一个商业广告,创造了国内直播答题领域首家商业化案例。此后芝士超人也拉来一个亿的广告赞助,金主为趣店。

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要知道,直播行业发展了两年时间依然未能找到可行的与广告上合作的模式,大多都是主播自己在接客户,平台成了给别人做嫁衣的“冤大头”,没想到在线答题这么一个简单的模式变现能力居然这么强。

此后,百万赢家还拉来了京东的赞助,办了两场百万级别的京东专场。

至于百万英雄和冲顶大会,目前在变现方面还暂无消息,或许今日头条志不在此,即使不做广告,依靠答题的热度也能为旗下的产品激活或拉新不少用户,至于冲顶大会……且看思聪老板后续的动作吧。

虽然市场上答题类的APP很多,但是像上面这四款直播答题的产品还是比较少,毕竟要在前期投入这么多的真金白银,如果在形式或玩法上没有创新,没有几家VC会支持刚起步的创业团队去做这种类似的产品。

当然,一个产品火起来,影响的从来不只是这一个行业。

答题也有羊毛党,人工智能成为了“帮手”

在互联网补贴盛行的当下,羊毛党无处不在。

网约车大战时,平台对司机、乘客两方进行补贴,有的“司机”靠两部手机月入上万。如今,直播答题却改变了这一现状,把所有用户都变成了羊毛党,为了能赢下最终的几十到几百的奖金,一个用户甚至能发动所有可以发动资源:一人蹲守四五台手机、四五个舍友同时答题、疯狂散发邀请码以获得更多的复活卡……最后得利的,依然是平台。

羊毛党在这些平台上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平台本身就是通过发钱赤裸裸的引诱各位来抢的。

对于正常人来说,想要从平台薅羊毛,或许王小川等能给我们一个不错的选择。

无论是图像识别+搜索还是语音识别+搜索这些都需要AI技术的支持,昨日360已经下线了“答题神器”,周鸿祎在朋友圈中称“AI能不能去解决更有意义的问题而不是作弊”,也引起了互联网圈的思考,利用人工智能帮助用户从答题平台“薅羊毛”是否忘记了做AI的初心。

但不可否认的是,借助直播答题的火热展现自家AI技术,对于搜狗与360都会有所收获。

抢“王者荣耀”时间,能否长久尚未可知

携手好妹妹推出公益歌曲,美的用
图集阅览
亿滋国际收购了一个高端曲奇品牌